小宁村一月一次的大集就在村头往北走不远,每个月的这时候,附近村庄及石阳镇上的人都会来这儿做买卖、赶大集。

沈润和晨光赶到集市时,集市上已经人山人海了,附近村镇的人都来赶集,还有特地赶着驴车过来的,这个集市比他们想象的还要热闹。

晨光走到入口,差一点就被摩肩擦踵的人群劝退了,她受不了这么多人挤来挤去。沈润却兴致勃勃,他平时极少逛集市,难得今天有机会,他现在又负责煮一日三餐,看见集市上售卖的农家自种的新鲜蔬果就想买,也不管晨光是不是想回去,拉起她的手就往人群里钻。

晨光心不甘情不愿地跟着他,但她很快就被集市上的小吃吸引了注意,各式各样的吃食,只存在于本地的特色小吃,五颜六色,花样繁多,泛着诱人的香气,诱得她饥肠辘辘,食指大动。

沈润却不愿意给她买,在城里吃一吃就算了,村集上的小摊子,看摊主的手就不怎么干净,吃出毛病来,小地方连个像样的郎中都找不着:

“别买了,回去我做给你吃。”

晨光不是小孩子,听他这么说,她没有任性地坚持,却垮起小脸,一脸不高兴的样子。

沈润见她独自生闷气,忍俊不禁,牵着她的手,用手臂撞了她一下,笑道:“又不是小孩子了,不让你吃还闹别扭?你肠胃弱,真吃出病来,这小地方,我上哪儿给你找药去?”

“我饿了!就该吃了饭再来!”

“吃了饭集都散了,下个月咱们都回箬安了。”沈润说。

晨光“哼”了一声。

沈润无奈地笑,就在这时,一个小贩挑着两筐春萝卜从他们身旁经过,吸引了他的注意,沈润叫住他,从他的筐里挑了两根漂亮的萝卜买下来。小贩走后,他在晨光不解的眼光里掏出帕子,仔细地将萝卜擦拭干净,递给她,说:

“吃吧。”

晨光瞪着他手里的萝卜。

“吃吧。”沈润又说了一遍,笑着道,“你不是饿了么?”

一腔火气上涌,额角的青筋开始乱跳,晨光皮笑肉不笑地接过萝卜,猛地往他的身上拍去:“你不让我吃蒸肉糕,让我吃生萝卜!”

“这萝卜比蒸肉糕干净多了。”沈润一边笑着躲,一边辩驳。

“洗都没洗,哪里干净了?”

“就算没洗,也比老板的手指甲干净。”

晨光想起刚刚做蒸肉糕的老板指甲缝里的黑泥,顿时胃口全无,用萝卜狠狠地抽了他一下。沈润笑,夺过她手里的生萝卜,放进提着的菜篮里:

“不生吃就不吃,回去炖了再吃。”

“我不吃炖萝卜。”晨光绷着脸说。

沈润牵起她的手,拉着她往前走,他张望着街道两旁热情招呼的商贩,嘴里问:“那你想吃什么?”

晨光不满地斜睨他:“不是你说的炖肘子么?”

沈润愣了愣,忍俊不禁,扑哧笑了,点着头,满口答应:“好!炖肘子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